第十五章 红舞鞋

最新网址:m.xiaoshuoge.org
    第十五章 红舞鞋 (第1/3页)

    “咚.......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类似敲门的声响。

    隔壁有什么东西!

    张元清连忙把锈迹斑斑的菜刀换成锈迹斑斑的短刀,把木棍换成长枪。

    拎着武器,脚步轻盈的奔出房间,月光如霜,四周寂静。

    张元清俯身弯腰,偷偷靠向窗户。

    糊窗的纸早已破烂,他蹲在窗下,小心翼翼的探起头,从格子窗的某个破口望进去。

    清冷如霜的月光,被屋顶的破洞压缩成一道道光束,为这间狭窄的屋子带来光亮。

    看到屋子里的景象,张元清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昏暗寂静的屋子里,摆着三口陈旧的棺材,黑色的油漆斑驳,棺盖落满灰尘。

    棺材边横陈着两具干尸,穿着劳保服,其中一具手边滚落着一柄铜制的锥子。

    那柄锥子吸引了张元清的注意,这东西有半臂长,黄铜铸造,锥柄刻着咒文和雕花,做工精细,关键是,所有的武器都生锈了,唯独它黄澄澄的,不见铜锈。

    他脑海里没来由的浮现一个画面,三道山娘娘的一只手,五指合拢做持握状。

    但手心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咚......”

    闷响声再次传来,让张元清不得不移动目光,看向中间的那口棺材。

    一阵让人牙酸的“咯吱”声响起,棺材盖缓缓滑开。

    一只青黑色的手掌探了出来,抓住棺材边沿。

    而后,一具可怕的身影从棺材里坐起。

    借着屋顶照射下来的皎洁月光,张元清看清了那东西的模样,裹着褴褛的衣衫,面部浮肿,高度腐烂,死寂的眼球外凸。

    头发如同枯草,乱糟糟的顶在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嗬嗬~”

    它昂起头,朝着头顶的月光,呼出一口浑浊的尸气,两颗尖牙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僵尸?僵尸!!

    张元清觉得自己的英叔ptsd发作了。

    原来是僵尸,对,应该是僵尸,不然镇尸符这件消耗品的意义何在?张元清心里萌生退意,探索到这一步,获取的信息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该回主殿去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肩膀陡然一沉,熟悉的阴冷感降临,侵蚀身体,带来鸡皮疙瘩泛起的凉意。

    在这个关键的时刻,趴肩鬼来了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到了......张元清心里一沉。

    在这个充满危机的古庙里,精神高度紧绷,很难分出心力去默数时间,只能靠感觉推测,这就会存在偏差。

    趴肩怨灵的出现堪称雪上加霜,而接下来的一幕,则是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仿佛嗅到了活人的气息,坐在棺材里的僵尸收起昂头的动作,外凸的眼球一落,看向窗户,看向窗户外窥探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.......张元清在鸡皮疙瘩相继暴起的惊悚中,弹跳而起,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他刚转身,就听见了棺材盖落地的‘哐当’巨响。

    不敢回头,背着肩上的怨灵,脚步沉重的奔跑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“哐”巨响,门被撞飞了。

    张元清一边狂奔,一边扭头,看见裹着破烂衣衫,狰狞可怖的身影冲出屋子,猛的一跃,饿虎扑羊般的追击而来。

    这是僵尸?僵在哪里?他脸色大变,脚底一旋,借助惯性完成转身,一枪刺向僵尸胸口。

    枪尾往地面一杵,形成一个简易的拒马桩。

    同时,他看见僵尸胸口有一个狰狞的空洞,心脏似乎被挖走了。

    大师兄?僵尸是手札里的大师兄!

    下一刻,僵尸顶着长枪扑来,一指粗的枪身崩如满月,继而‘咔嚓’一声折断。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张元清抓住长枪创造的机会,从僵尸脚边滚过,鼻间盈满尸臭,身后响起大刀劈砍在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一路滚到僵尸身后,双膝一弹,腾跃而起,挥出了手里的短刀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短刀砍在僵尸后脑勺,如同斩中钢铁,除了削断几根枯草般的头发,没有造成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反倒是张元清被刀柄传回来的力道震的虎口剧痛,兵器差点脱手。

    “铜皮铁骨?”

    张元清心里大骇,旋即看见僵尸快速转身,抬起指甲乌黑锋利的双手,扣住了自己的肩膀。

    疼痛感立刻袭来。

    乌黑锋利的指甲刺破了他的皮肤,殷红的鲜血染红外套。

    血腥味刺激到了它,凸出的眼球深处涌上猩红的光,僵尸张开獠牙,喷吐出含有恶臭的气体,狠狠咬向张元清的脖颈。

    烛光的净化效果还在,他没有因为恐惧丧失理智,念头一动,荧蓝色的物品栏浮现,他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m.xiaoshuoge.org